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环之光

广交朋友 学习书法 共同进步

 
 
 

日志

 
 

2017年4月22日   

2017-04-22 08:21:37|  分类: 甘泉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求写的意趣》
 原创 2017-04-07 马治权 
大唐手艺馆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追求写的意趣》 作者:马治权
    出版这本《行草小品》(其幅面大多在一尺左右),是想表达一个主题,那就是『写的意趣』。
    中国书法,从一开始就是为『文字』服务的。这个『文字』就是『文章』『书信』『日记』『便条』等等。而且书法一开始也没有称『书法』,只是用毛笔写出来的『文字』而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慢慢发现,这种用毛笔写出来的汉字,有一种艺术的美,就开始欣赏,好事者还将它们保留下来;作为书写者,也似乎注意到了这些特征,开始着意训练手中的笔,力图将这种毛笔字更加艺术化,以致逐渐发展成了一门艺术,并有了专门的术语,即『书法』。
   起初的『书法『,根据需要而定篇幅,一般都不很大,长则一米(称『手卷』),短则盈尺(称『尺牍』);再后来,有人不满足于放置案头欣赏了,觉得挂起来欣赏更舒服,更适合人们的视觉要求,同时还有一种美化居室的作用。于是,幅面放大了,由『手卷『变成了『横披』,由『尺牍』变成了『条幅』,再往后,派生出的形式则更多,如『扇面』『对联』等。现在为了适应展厅效应,更是将篇幅扩大了许多倍,变成了几米长,几十米长的巨幅作品。     但『书法』的『初心』没有了。『初心』只是为文章服务,因之书写时心里只想着文章的内容——遣词造句,起承转合,毛笔的挥运只是一种下意识、潜意识、无意识,就像人们休闲时不讲究坐姿,走路时不讲究身姿,睡觉时不讲究睡姿一样,一切都是自然的,无匠心的,放松的,本真的,像孩童的笑脸,像大千世界中的万般生命。
    而现在则不同了,写作时的对象几米长,几十米长,手中的毛笔也有了变化,变大了,变长了,有的甚至换成了拖把。这时候的书法作品,要谋篇,要布局,要染色,要拼接,要获奖,要展览,要卖钱,要讲究作品的冲击力,要惊心动魄……因之,写的时候难免不鼓努,不刻意,不紧张,有的在书写时竟然鬼哭狼嚎,像疯子一样。 
    书写者成了这样一种状态,书写对象变得不可控制,像撑杆跳,像广场舞,像摇滚乐,书写的作品也就可想而知了。
    苏轼讲,无意于佳乃佳。无意于佳就是指一种『书写的意趣』。因为书写者的精力主要是集中在书写的文字上,即内容上,而不是书写的每个字的形态上或艺术感觉上。一种下意识的东西一定是放松的、自然的,因之也就是美好的。一切违背生理的,包括能力的,都是不美的,因之也就可能是丑陋的、做作的、别扭的。 
    所以,我讲回到『初心』,就是回到写『尺牍』或『手卷』时的感觉。这种感觉至少让人能居高临下,驾轻就熟,书写时有一种轻松感,自在感,由于心在内容而不计较『点画』,因而作品随机应变,不拘泥于章法谋篇,在自然流动中产生美,像山上之草木,自然错落,像山涧之泉水,曲线跌宕。
    所有的伟大的艺术品都是在放松中诞生,无意于佳乃佳。但放松并非易事,是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是摆拍到抓拍,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只有长期准备的人,才能抓拍到心灵那放松的一瞬间;也只有在长期的书写中,才能追求到『写的自然意趣』。书法中的『安排』正如摄影中的摆拍,好是好,但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那就是生命的自然状态。 
    每个书写者都有体会,那就是放松的状态不可多得、不可强得,大多数是『找人不如撞人』。因之,只管书写,不管状态,书写得多了,状态自然会来。『千年等一回』,对于『书法』来说,再贴切不过。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争座位》《祭侄稿》,苏轼的《寒食帖》,都是这样。虽难得,但可得,那就是坚持书写,在书写中获得而不是刻意为之。
    这本《行草小品》的材质大多不同,有书的扉页,有纸箱子板,有包装纸,有宣纸下脚料……不像有些人书写时喜欢用『习惯书写的纸』或者『习惯了的笔』。我是手头有什么纸就写什么纸,有什么样的笔就用什么样的笔。有时墨的乾湿浓淡也顾不了。乾了,就像《平复帖》那样,硬蹭,湿了,也会像王铎那样,不怕墨洇,顺势追求『涨墨』效果。因之,写得多就不奇怪了。写得多就不怯场了。行话说练习书法要『好纸烂笔』,其实还应该加上一句话,叫『挥洒自如』。『挥洒自如』这个词,『挥洒』在前,『自如』在后。顾名思义,只有多『挥洒』,才能得『自如』,也才能感受『书写的意趣』。 
                             二○一六年八月六日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2017年4月22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马治权 作家、书法家,有著作12部。已出版杂文集、散文集和长篇小说《龙山》《鸟镇》等。 现在陕西省政协文化教育委员会任职, 兼职:联合国科教文卫体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明清书法研究会副会长,麻衣、柳庄相学研究会副会长,太白书院院士,西北大学兼职教授及黄土书画院常务副院长。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