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环之光

广交朋友 学习书法 共同进步

 
 
 

日志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2017-05-23 22:48:36|  分类: 可爱甘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原创 2017-05-23 
张湛武 
甘泉县广播电视台 
五月中旬一个周六,我从雨岔大峡谷的凉爽中出来,陪着拍片的媒体人再次扎进夏日的热浪向沟口出发,行至甘沟河,叮叮当当的信息铃声提醒我信号再次联通,有一条短信令人好奇,梓富从桥镇对我说,府君店的后沟下雪了。 府君店是甘泉桥镇乡的一个村,可我习惯叫它府君殿,原因后述。五月飞雪,自是人间罕有的奇景,我于是欣然前往,便有了一道三绝之言。绝,独特,少有之意。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府君殿良好的植被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谷底绿草如茵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芳菲自赏 
一绝为绿野飞雪。车行后沟十余里,两侧高山峡谷植被始终繁茂,绿树遮天蔽日,密密匝匝,或冠盖如伞、或虬枝怒张、或阵列如兵,除了一条行车的土路蜿蜒前行外,不逊原始丛林。忽然于树隙间窥见白花花一片,在峡谷绿浪中如波涛翻滚。是“雪”!同行者皆高呼。急停车,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香甜,让急迫的心情得以舒缓。再看,那雪原来是盛开的白色花朵,同一个树种开着一色的花,无数的花连缀成起伏的浪花,风吹花颤,恰似飞雪涌动。我们认出来了,这是成片的水湫子树,原来开着这样好看的花,白色的花瓣,黄色的花蕊,不胜凉风的娇羞,更引来了蜜蜂的追逐。经常进山的北方人,一定对水湫子不陌生,它的果实是杜梨之外的又一山中美食,特别是霜冻之后更加爽口,经常让孩子们忘记贪食后的难言之痛。但我始终不知它的学名,问了很多人,上网也查阅不得。后来,学林业的朋友长林告诉我,它的大名叫山丁子、山荆子、山定子,是一种优良的观赏树种,它是苹果的砧木,是优异的蜜源植物,是上等家具的原料,它的嫩叶可用于茶饮,可做家畜的饲料,它的果实性凉、生津、化痰、解酒。它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多生长于沟谷溪流边,这也是我们所看到的汇集成一河谷宛如飞雪冰河的原因了。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水湫子花开如飞雪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风吹白蝶舞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白雪压枝头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每一个枝条都有婀娜的姿态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娇美的花朵,香气馥郁。 
二绝为丹霞浮雕。我欲一探水湫子生长的奥秘,就不能树顶漫步了,于是下至谷底,不料其下却是别有洞天。树干的美就如撑开的伞骨那样好看,阳光映射下的花朵在伞面上编织纹绣成梦幻般的图案。树下绿草如茵,铺就了厚厚的地毯,间有黄色的花朵探头探脑地盛开,让人有如坠世外的错觉。更有潺潺流水,清澈见底,映射赤壁峡谷,波光潋滟。我至此才觉醒,府君殿这条深沟其实就是一条大峡谷,而水流冲刷的谷底其实就是一条石峡。它虽然没有雨岔峡谷的深邃,却也不乏别致的风情,悄然隐藏于谷底与溪流为伴,浑然隐蔽于山峦与古木相恋。赤红的砂岩上,水流为它雕刻出不凡的岁月,刚与柔得到完美的体现。你说它形似流云也罢,朵朵祥云勾连,可托仙女飞天;你说它形似流水也罢,龙象相争,演绎过海八仙;你说它酷似吴哥窟也行,桑香佛舍,描摹神话璀璨。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绝壁奔流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危崖,古木。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隐藏于树木后的风景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千奇百怪的造型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相守相望,相伴相生。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丹霞叠翠,绝壁生机。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体会生存的本意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一万年的雕琢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我在这里等你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大千世界的风俗画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每个人看到不同的景象 
2017年5月23日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都是岁月的痕迹 

三绝为水坝飞禽。花的芬芳,石的雄壮,难舍水的柔情。这一股水从后沟款款流出,滋润一沟的绿荫,在沟口汇集成一片的汪洋,当地人称前坝与后坝。这一次前来,我更觉得水量较以前明显大了许多,腰围粗了,更衬托出坝的丰满,它更有魅力去吸引众多的飞禽,作为这些精灵的栖息之地。山势的雄伟、绿树的摇曳,引逗一片的碧波荡漾,来时水湾处的垂钓者,依旧保持同样的姿势纹丝不动,一任水鸟在眼前翻飞,哪管它们鸟声啾啾,百转千回。碧浪间,有野鸭子荡起“双桨”;湿地上,有鸳鸯信步闲庭;浅水处,有白鹭浑水啄鱼;一只黑鹳发出长鸣,一飞冲天;两只翠鸟在一块浮木上攒动,让我们误以为是一只老龟。芦苇荡里,听见有鸟的喧闹,可一旦靠近,顿时鸦雀无声,它们一定用翅膀捂住嘴,警惕我们这些不会飞的人。这里是飞禽的天堂,它们最会选择环境优美的地方。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惊起野鸭三两只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比翼双飞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鸳鸯的爱情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惊鸿掠影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翠鸟的闲暇时光 
一道乃将军墓道。这是当地人沿袭下来的称谓,只因有将军墓在此沟,距村十来里地,那里三面环水如护城河,一面靠山山势巍峨,一座巨大的坟茔坐落其间。多年前曾去探访过,墓上树木横斜,草丛里瓦片凌乱,地表建筑已难辨。坟土使用鹅卵石与胶泥土混合搅拌后夯筑而成,极其坚固。墓旁有几处浅显的盗洞,凿痕如刀砍斧劈,可见质地坚硬。听闻,有盗墓者挖不动坟土,深夜爆破,村民听见响动,操起铁锨?头前来,吓得盗墓者狐奔鼠窜,从此再不敢对此地染指。每次路过此地,我都不由端详一番,按说它虽然地势险要、布局奇妙,但古人选择陵寝多于阳处,以求子孙前路广阔,此地却反其道而行,坐南向北,于沟谷阴湿之地,似不为绝佳墓葬选址之地。又想,这一定是我们不了解其深意,也许是其墓葬至今仍旧得以保全的原因。墓主人至今难做稽考,相传为五代时期延州刺史高万兴的坟茔。高万兴,河西人,曾受封北平王、渤海王,同光三年十二月卒于位。高氏家族为五代时期延州豪强军事集团首领,家族人贯穿五代各个时期,经略称雄四十余年,对延安历史文化曾产生重要影响。南泥湾曾考古高氏家族墓地,出土高万兴夫人琅琊王氏县君墓志铭,记载了五代战争历史及家族更迭,似又与此地传闻相悖,看来真相有待于考古发掘的那一天才能揭秘了。我想,即使墓主人不是高万兴,也必当是一位显赫的人物,纵观整条沟,距村约三十余里,左为路家畔,右为草裙沟,此两处多年前我都曾探访,曾做随笔以记之,故附此二篇于后。

 路家畔与草裙沟皆毗邻秦直道,又山势险要,只需扼守沟口就能保得安全。府君店本应为府君殿,古时称神灵、先人或太守郡守一级的官员为府君,故而猜想村口过去有供奉祖辈或神灵的殿宇,或为供养太守、将军的香火地,再大胆地想象,有其后人与卫队在此看守,一代又一代的延续,成为了本地的村民,他们不称府君殿沟而称将军墓道,一个“道”字体现了对先辈的敬称,也让护墓护道成为一种自觉。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沿途的风景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地势独特的将军墓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绝壁崖居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太多的神秘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将军墓道的守望者 

府君殿藏有许多的秘密有待探索,言其“一道三绝”,绝非囊括。白描只需几笔勾勒,抛砖引玉,期待诸君还以颜色。 2017年5月22日 

草裙沟探秘
 那次在秦直道采风来着,正值夏日,骄阳似火,我们几个躲在树林里。给我们带路的向导神秘地告诉我们,他在附近的草裙沟内发现了层层叠叠的贝壳堆积,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地壳运动、生物堆积、化石演变这些词汇来。永刚是考古行家,他说也许是仰韶或者龙山文化的遗存,生斌是电视台的副台长,他说这是个好新闻线索。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探秘草裙沟,就像进入原始丛林 

连续几日很忙,几天后,听说生斌邀请了市电视台的记者一同前往,并做了相关报道。这些贝壳到底是什么?大家各抒己见,争论的结果,于是有了草裙沟探秘之旅。我和虎林、永刚、生斌、生明、张炎几个在桥镇乡乡长高生平的陪同下,前往草裙沟。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在石峡中穿行

 草裙沟位于桥镇乡府君殿村的后沟里,沟口有一个长长的水坝,属于水源保护工程,弯弯曲曲在沟里延伸好几里地。坝里芦苇丛生,草丰鱼肥,野鸭子成群结队,更有苍鹰和黑鹳时时光顾。说起这黑鹳,属于世界濒危动物,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红红的喙啄和长腿,黑黑的羽翼,振翅高飞姿态优雅,这几年我们这生态环境好了,这宝贝就经常来,被老百姓称为神鸟。鸟儿栖息地在水坝,水坝连着峭壁。这些峭壁之上,有宋金时期凿刻的崖居,据险而守,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今通往崖居的栈道和悬梯已毁,难窥洞内究竟。我们在洞窟的下方搜寻,可见古代的瓷器瓦片,幸运者找到一粒红色珠子,大伙都称羡不已。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珍贵的资源--野核桃树群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生长繁茂的蕨类植物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蕨类植物是恐龙时代的活化石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野葡萄的藤蔓是天生的秋千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草裙沟的遗存 继续前行,终于没有了道路,于是步行。但见山大沟深,树木高大,藤蔓悬挂,或有巨石挡路,朽木如乱石铺街,或有绿茵草场,青苔在潮湿的世界恣意横生。我们在艰难中跋涉,在劳累中喜悦。这里是植物的王国,树木丛生,百草丰茂,使人产生进入热带雨林的感觉。蕨类植物于北方少见,可在草裙沟内极其繁茂,可见这里腐土肥沃,气候潮湿温暖,适宜它的生长。另外我们还发现这里是野核桃的繁盛之地,单是树下就有厚厚的堆积。更有野葡萄扶摇攀缘而上,有玩性未泯者可用来荡秋千。这无疑是一个重大发现,大家嬉闹后一阵狂拍,记者同志又紧锣密鼓地对大家进行了现场采访。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树木在这里恣意生长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绿茵满地,这是大自然的温床。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每一刻,都有奇迹发生。 

这里亦是动物的王国,林间鸟声啁啾,千回百转,此起彼伏,只可惜只闻其声,难见其形,鸟儿们始终躲避着我们的相机。这里肯定有狐兔、野羊(鹿)、野猪,因为我们发现了它们的蹄印和几只动物骨骼。也许还有豹子!向导说平时单人不敢进沟,就怕遇到危险,说得我们心里惴惴不安了。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遇到让人纠结的事

 终于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头上树木苍苍、地下绿草如茵的好地方,成堆的贝壳散落脚下,捡起来掰开看看,很脆的质地,排除了化石的可能。永刚四处查看地形和地层,排除了原始部落遗存和雨水冲刷堆积的可能。大家一时踌躇,思量不得其解,眼睛瞅着那贝壳里黑黝黝的一层薄膜发呆。忽然,生明发现这周围好多的漆树,大叫一声我知道了---这是割漆所用。大家于是恍然中回过神来。 漆树属落叶乔木,是我国重要的特用经济林,在陕西广有分布。漆业是天然树脂涂料,素有“涂料之王”的美誉。漆树可取蜡,籽可榨油,木材坚实,生长迅速,为天然涂料、油料和木材兼用树种。割漆是一种高利润的行业,也是一种辛苦的活儿,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割漆要不畏艰苦,钻老林子,应对豺狼虎豹毒虫。漆树的枝干树叶含有漆毒,一般人会过敏,重者伤及性命,故当地人没听说有人从事这种行当,只听说四川等地前多年有人来此割漆,现如今也少有了。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割漆人的杰作 
谜团解开,就失去了神秘,大家在回家的路上自我解嘲地开着玩笑。触目所及,几乎所有大一点的漆树都被割过,留下深深的“v"字形割痕。望着这些伤疤,我仿佛看到,在夏日的燥热里,清晨的薄雾刚刚升起,割漆的外乡人背着竹筒,攀附在漆树上用力割开一道道树缝,用贝壳嵌进去,浓浓的黑色生漆,慢慢流淌进贝壳,淌满了,再倒进竹筒,竹筒满了,再密封起来。这样日复一日,在秋天来临的时候,他们背负起沉甸甸的货物返回故乡。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老者不假思索地说,这是割漆用的。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解开了谜团,就像热天吃了一牙西瓜那么爽。

 我们一行回到乡里,遇到些老年人在路边歇息,我想请教这些老人。当拿起这些贝壳,老年人不假思索地告诉我们这是割漆所用。我们的向导惭愧地说,年轻不懂事不怕,就怕不懂装懂。谁说不是呢!不过舍近求远,各有所得,我们大家有了一次探索发现的经历,生斌多了几条新闻报道,我又多了一本相册和一篇随笔游记。 2009年7月28日 

追寻消逝的村落 
美国记者斯诺说:“人类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生存,简直是一种奇迹。”指的就是陕北。都说陕北属于丘陵沟壑区,特定的地理特征划分出一处处的沟、涧、湾、岔、坪、峪、台、梁、峁、渠、塬、坡…,黄土高原的每一处褶皱,都经受过人类的洗礼,古村落就如种子,它在角落里生根、发芽、繁茂、凋零、结果和传播。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紧靠秦直道的路家畔,先民曾经的家园。 那一日,过桥镇乡府君殿,听村民说沟内有一古村落,名曰路家畔。我知道这一带傍临秦直道,故追问村名源于道路之旁抑或因姓氏流传,他们道,不知何年,路家畔有个路员外,曾为皇上掌管钱帛,故而银钱无数。路员外乐善好施、扶危济贫,也是个助残的模范,留下美名代代传。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曾经的羊圈,而今羊去棚空。 
听罢这番传说,勾起浮想联翩。遂顶烈日,滚黄尘,在深沟内辗转驱车约二十余里,到了一个所在,山高路狭,不辨路径。正自茫茫然,忽见远处景致,山峁依山,三面环水,树林间隐隐有红布招摇。走近看时,果是一处遗迹存在,断壁残垣,有数副红绸扯在枝蔓,亦有披在石碑顶端,几个石槽石墩,燃过的香火依稀可辨,看来是尚在使用的庙观了。仔细寻觅,觅得数通石碑,一通断碑卧于茅草间,拂去枯叶,辨认残存的字迹,有“延安府安塞县路家畔观音娘娘**山主云思忠相送神地十五亩,万***”字样。看来这是座观音娘娘庙了,此地旧属安塞管辖,后归甘泉。另有一通石碑,碑额题“千古不朽”,背题“百世流芳”,题曰“窃闻之天地之大德曰生。***”语出《周易.条辞传》,意思是天地之间最伟大的道德是爱护生命。又有“**观音庙于村南,盖诚也,有取天地生受之意,以补川脉之不足**”云云,大意是人丁不旺,故而建庙祈福。之后是捐资人姓名,有四川丰都、巴州、忠州人士,有江西人士,有湖广礼州人士,姓氏可辨者,有陈周杨刘向赵黄李张王龚何谈郝苏虞龙石管余吴曹方袁丁白郑蒋等三十余个姓氏,粗略估计约百五十人,并有“大清国嘉庆拾三**”字样。奇者,庙内残存建筑构件有一柱状石墩,周遭刻有浮雕人物,人物皆赤身。正面一副为男女搂肩搭背,男持一棒,女持一杯,面含春水,绾发于颅顶和两鬓,颇似唐代的凤头髻。斜侧两副浮雕人物上歪头下露阳物,一手举过头顶,一手下持打结的绦带,绦带又似双头蛇。两侧再两幅,刻一小人环手坦胸而坐,表情肃然。通观这处遗迹,庙不大而有灵气,碑文字体厚重大方,属民间书法之上乘者。雕像内容突出阴阳结合、生殖崇拜和生命的主题,企盼男婚女嫁、子孙繁衍和繁盛村落的美好愿望。雕刻人物姿态飘逸,风格怪异,颇似印度风情,于之前所未见。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路家畔村前的小河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造像殊异的建筑构件 既然碑文已提示庙在村南,寻找路家畔就不费力了。沿着蜿蜒的小河向北数里,可见山腰间有“村落市廛,一片瓦砾”的迹象。树木横斜,灌木丛生,荒草和乱石早已湮没了古人的踪迹。费力攀援而上,终于看到伤痕累累的窑洞群,窑洞纵横着裂隙,积年的泥渍和坍塌的土块堆积在窑内,令人望而却步。只瞥见开凿的洞龛、垒就的烟筒和烟熏火燎的痕迹,才让人确信这是路家畔先民的旧居。抚摸着窑洞口那碗口粗的树木,脚踏着残留的石条硷畔,搜寻着荒草间滚落的石磨和碾盘,仿佛时光在这里碰撞和穿越。娘娘庙香火鼎盛时,村里该有孩子的嬉戏打闹欢声笑语,有妇人在庭院洒扫拾掇起炊烟袅袅,有农夫耕作后荷锄而归,有鸡鸣狗叫一片喧闹。路家畔村落的历史最终落下了帷幕,路家畔人最终的去向不得而知,即使有传奇的人和传奇的故事。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路家畔的娘娘庙 
2017年5月23日府君殿之一道三绝(外二篇) - 珠环之光 - 珠环之光
上图:秦直道上讨生活 
尼采说:“生命的本质是痛苦的,人没了痛苦就只剩下卑微的幸福。”我突然想,路家畔人该怎样抉择崇高的痛苦和卑微的幸福,或者不能抉择,适用于所有的人和所有的生存方式。在人类生存发展过程中,村落作为较原始的群居方式,积极推动了文明互动,也形成了一定的集体意识或文化心理,它和无数个村落互有引力,在权利的中心作用下,扩张、继承、摒弃乃至统一。路家畔就如偏离中心的野草,它享受天地恩泽,它盼望茁壮成长,它没有蜕变成为城镇,就必然消亡,或者说是被统一。从宗教意义看,村落是仁慈的,因为它们给与生命、富有爱的意义,它诞生于自由选择,能够适应自然、保持种族基因发展。要实现这一目标,生殖繁育理所当然是第一要务,路家畔人就是这样做得,周围需要有利的客观环境,在战乱频仍的陕北,宜居地恰恰是地处偏远、交通闭塞的环境,路家畔人也是这样做得。那么路家畔的兴衰是怎样形成的,参考约翰·厄普代克(JohnUpdike,1932-2009)的《村落》,似乎对这种生存方式有更深的诠释,当然还需作进一步的考证和解读。
 2012年3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